大家都知道瑞幸在作假,只有浑水说了实话
2020-02-03 21:44:08
  • 0
  • 0
  • 0

瑞幸的好日子看来是到头了。

近日,大空头“浑水研究-MuddyWatersResearch”发布了一份有关“瑞幸咖啡”长达89页的做空报告,报告主要分为两个部分,第一部分是对瑞幸数据造假的分析,包含5个SmokingGun Evidence(确凿证据)和6个Redflag(危险警告),第二部分则是直接认为“瑞幸的商业模式已经基本崩塌”。

“Smoking GunEvidence”,意思是冒烟的机枪,有翻译成证据确凿,也有翻译成铁证,不过按照国内的网络流行语,实锤可能更好理解一点。

浑水这次的实锤,真是每一锤都锤在肉上,估计也锤在接盘股东的心里。

该消息一出,瑞幸股价迅速下挫,盘中一度跌超24%。

至于表中的绿线是机构做空,还是管理团队抛售就不好说了。

上一篇倪叔就分析了瑞幸割韭菜的各种骚操作,没想到早就有机构潜伏在瑞幸里,做调查和取样了。

我的观点还是一样,一家不能从各个方面努力赚钱的公司,是不可能长久存在的。

1

做零售不赚钱?因为不是这个故事

瑞幸一直沿着互联网思维卖咖啡,简单的说,就是先用免费和高额补贴吸引大批用户,在圈了用户之后,停止补贴,并向用户售卖更多产品,实现盈利,甚至最终能够产生品牌溢价。

也正是这个原因,瑞幸在2019年Q3财报宣布盈利时,大家都以为瑞幸的“梦想”实现了,继而是股价一波大涨,到2020年的1月,其市值突破100亿美元,最高每股作价51.38美元,是17美元发行价的3倍,距离上市才刚刚半年有余。

也正是因为实现盈利的假象,在倪叔前一篇文章中,有瑞幸死忠粉留言表示愤怒,大致意思是,“瑞幸单店和单杯咖啡已经盈利,你们不好好看财报的?”

当时文中说的是,单杯盈利和单店盈利,实际只是财务上的一些手段,运用不同财务模型,或者设置特殊限制,甚至是直接数据造假都能达到这样的效果。

瑞幸财报与商业逻辑的相悖之处,已由浑水报告证实数据造假,该报告数据来自“92个全职”和“1148个兼职”,总共录制“11260小时视频”,包括了“620个直营店,981天营业日的全部营业时间监控录像”。

报告提到,瑞幸咖啡每个商店每天的商品销售数量在2019年第三季度至少夸大了69%,第四季度则夸大了88%。

无比佩服瑞幸的脑洞,甚至为了避免投资人尽调和第三方公司的统计,发明了“随即递增取餐码”。

简单的说,瑞幸以前取餐码是按“1、2、3……”正常自然数顺序增加的,来一单增加一个,但是现在变成了“1、3、4、5、7、9、10……”随机增加。报告显示,瑞幸同一天的在线订单数量膨胀范围从34到232,平均每天106个订单或72%的离线订单平均。

不仅数据更好看,而且成本还低,自家系统不用玩像电商那套花钱刷单来造假,而且出货量上涨了,看起来单杯成本和店铺运营成本也就下去了。

销量可以注水,售价当然也可以。

报告中的数据显示,瑞幸虚增了每件商品的零售价至少1.23元人民币,收集了的25843张消费票据显示,瑞幸实际售价仅为标价的46%,低于管理层表示的55%。

事实上,浑水的报告证明了大家的猜测,通过烧钱换来的用户,并不是忠实用户,也不他们对价格非常敏感,这也是瑞幸为何需要通过数据造假来营造美好蓝图的关键。

只有28.7%的商品以超过标价50%的价格售出。

瑞幸大部分商品的售价都在标价的28%-38%之间。只有39.2%的顾客支付的价格高于12元人民币,18.9%的顾客每杯咖啡支付的价格高于15元人民币。

向14亿中国人卖咖啡的故事非常性感,但如报告所说,瑞幸咖啡生意只是一个通过高额折扣和免费赠送的失败案例。

所以赚钱的希望不再产品,而是资本套利。

2

想赚大钱,就要能骗所有人

有一天,银行家的儿子突然好奇地问他爸爸,“爸爸,银行里的钱都是储户的,那你怎么赚钱买别墅、奔驰和游艇的呢?”

银行家放下手上的事情,微笑地让儿子把冰箱里的肉拿过来。

儿子拿过来了,银行家又让他再放回冰箱。

把肉放回冰箱后,儿子莫名其妙地在站在那里。

银行家盯着儿子看了一会儿,终于笑咪咪地说道:“猪肉原来在冰箱,现在还在冰箱,但是你的手上是不是有了油啊?”

这些油就是利润所在。

所有与资本有关的造富游戏,都是有着相似的路径,先通过一切办法聚集社会资源,然后予取予求。

就像当你的冰箱被猪肉塞满时,想要手上有油,不过是一个响指的事情。

而瑞幸正是陆正耀那只被塞得满满的冰箱,一边靠着赔钱的买卖赚足要喝,一边疯狂亏损流血上市,最终聚集起了足够多的社会资源,投资人、机构、小B,当然还有韭菜和散户。

一个男人口口说爱你时,可能不过是想睡你;一个女人不停反复说想你时,可能不过拿你当备胎。

评价一个成年人时,做比说更重要,评价一家公司时,也是一样。

站在2020年2月往回看,你会突然发现,原来一开始打着民族情怀和精神,讲着“打败星巴克”故事的瑞幸,一早写好了完美的剧本准备欺骗所有人。

瑞幸管理层反复强调,他们从未出售过任何股份,但是事实上,他们通过股票质押兑现了49%的股票持有量(或已发行股票总数的24%)。

抵押的股份数量几乎是他们全部股份的一半,按下跌之前的价格,大概价值25亿美元。

陆正耀在瑞幸上市时持股约30.53%,钱治亚持股为19.68%,成立两年出头的瑞幸,已经帮这两位轻松赚到几十亿人民币的现金。

他们才不会自己打自己脸,“未出售”并不等于“没套现”,是我们太不聪明了。

而这些套现行为还只是冰山一角。

报告提到,陆正耀和同一批关系密切的私募股权投资者从神州租车(00699)中套现16亿美元,而少数股东损失惨重。

而通过收购宝沃汽车,陆正耀转移了1.37亿元人民币给其关联方(朋友兼同学)王百因。宝沃、神州以及王百因将在未来12个月内向北京汽车集团有限公司支付59.5亿元人民币。目前,王百因拥有一家新成立的咖啡机供应商,该供应商位于瑞幸总部隔壁。

你知道瑞幸用无人零售的钱从哪里来吗?

通过增发和发行可转换债券,瑞幸筹集了8.65亿美元,这边钱不光能够割韭菜,还有能快速和便捷的帮助管理层从公司吸走大量现金。

瑞幸的野心绝不是开一家咖啡公司,或者互联网公司,人家压根没想着挣这单钱。

瑞幸的使命也不是“从咖啡开始,成为每个人日常生活的一部分”,而是“从咖啡开始,用每个人的日常生活骗点钱”。

3

从内到外商业模式的崩塌

浑水的报告中还提到,瑞幸的独立董事邵绍锋(SeanShao)在德勤(Deloitte)工作10年后,曾在多家在美上市的中国公司担任董事,其担任董事的18家公司公司中4被指控的欺诈行为。

还有很多很多的问题,比如CTR市场研究跟踪的数据显示,瑞幸将2019年第三季度的广告支出多报了150%以上。2019年第三季度,CTR暗示分众传媒支出为4600万人民币,仅占瑞幸广告支出的12%,远低于前几个季度。

夸大了超过3亿元的广告支出,估计都被挪到门店经营之中,最终营造出虚假的繁荣。

再比如虚报税点,因为涉及到配送、服务等业务,瑞幸实际需要交纳的增值税税率是一个混合增值税,报告显示为6.5%,而实际计算为7.6%,但在公司的对外材料中,这一税率为22%-23%。

随着浑水报告发布,相信瑞幸身上会有更多秘密被揭开。

这几天瑞幸肯定忙着准备和媒体说的“以周一(2月3日)SEC的公告为准”。

很多事儿不是不能有解释,就像“随即递增取餐码”,开除两个程序和市场主管,然后把锅一甩,一道歉,估计这事儿也能圆过去,毕竟二级市场能玩的东西太多了。

喜欢推理和侦探故事的朋友,都会熟悉一个词叫做“完美谋杀”。

当然最近听到这个词,可能来自唐人街探案,刘昊然面试警察时说了这个词。

世界上真的有“完美谋杀”吗?恐怕是很难的,但凡经过必留下痕迹,不管多高明,总会被找到蛛丝马迹。

阿加莎•克里斯蒂的《无人生还》就讲了这样一个故事,十个人去了孤岛,依次被杀,最后无人生还。

凶手把孤岛杀人案件当做最完美的杀人作品,甚至还洋洋洒洒地把前因后果、时间顺序、杀人手法等告诉警察怕警察理解不了。

再精密的策划都抵不过现实中的意外,不断修补的过程,就是不断接近失败的过程。

最终故事和谜团会被人解开,因为人性都是相同的,换做是你,已经躺着能挣钱,还会跪着挣吗?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