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帮王刚开讲:那些看透人生的高手究竟有多厉害?
2019-04-12 21:50:22
  • 0
  • 0
  • 0

这是倪叔的第213期分享

作者 l 倪叔

如果你问我,在过去31年的人生里,哪一段经历是最重要最关键的?

我想会是:加入阿里的这一段经历。

并不是因为在阿里我拿到了多少股票,或者是借助阿里的光环给了我什么样的社会认可,最关键的是:阿里让我有机会认识到了一群非常优秀,非常高级的人。

马云,蔡崇信,彭蕾,张勇,张建锋,胡晓明…每一个如雷贯耳,妙不可言。

在漫长的人生旅途之中,这些高级的人会犹如一盏灯台,不断指引你的前进,告诉你在眼前的苟且之上还有一个更高的世界在等待着你的不断探索。

而在倪叔的名单上,王刚是极其重要的一员。

近来王刚在长沙2019岳麓峰会上有一番讲话,这一番讲话与他公司的业务没有什么关系,更多是个人的一些感悟,而正是从这些纯精神分享的内容里,我们才得以窥见:那些看透人生的高手究竟有多厉害!

王刚的成长故事,其实很传奇:

王刚在阿里内部一度被称为“组织部的年轻人”,是阿里B2B最年轻的大区总经理,后来成为支付宝商户事业部的负责人。

他在阿里待了十年之后离开,决定转身投资。做投资的第一个案子,就是他的一个下属的创业项目拿不到主流VC的投资,只有他在关键时刻给予了70万元的投资,而这个创业项目就是后来名震天下的滴滴。

4年时间,王刚在关键时刻给予滴滴的70万元投资,变成了超过70亿的回报,王刚的这一笔投资的回报超过了10000倍,这样的回报在今天的互联网创投史上也是一个无人打破的纪录。

也有人说,王刚不懂投资,只是运气好,才有了这无可复制的惊天一炮;也有人说,王刚经过了阿里的十年洗礼,在投资上有常人所不及的眼光与资源,但无论外界如何评价都无损于投资人王刚的成功。

而就在王刚成功投资孵化出多个独角兽项目以后,发生在2017年11月的一次合并让投资人王刚变成了董事局主席王刚——此前由王刚投资的运满满与货车帮双雄合并,成立满帮集团。

2018年4月,满帮集团迎来了合并后的第一轮融资,融资金额超过19亿美元,是车运赛道史上最大的一笔融资,背后的资本团体的阵容堪称豪华——国新基金,软银,谷歌资本,金沙江创投,红杉资本,腾讯,钟鼎创投……

在阿里的时候,倪叔曾经问过师傅说:这个世上到底存不存在,无论行业如何更替都能看准趋势的人?师傅说:这样人在理论中是存在的,但事实上能做到却是极少极少,因为他们看待世界的方法与他人完全不同……

而在倪叔看来,王刚或许就是其中的一员。

在这一次的分享中,我也看到了一个与众不同的王刚,希望看完的你也能更加明白,王刚为何之所以是王刚。

01

用简单面对复杂

一个简单的领导者,公司不会复杂

每一次你们的热情都让我有个错觉,觉得我是个湖南人。

今天分享的主题是我最近半年来的一些心得,跟满帮的业务没有关系。

我想起三年前的一顿饭局,我的两个做房地产老板的朋友,两个人相互PK,说你囤了多少地,账上有多少钱,明年有多少项目等等,两个人PK了一个晚上,后来我们又吃了好几次饭,好像内容就没变过,他们都是给社会做了很大贡献的企业家,在他们身上我悟到了一个道理——自我是需要吃东西的,企业家建立自我容易,建立无我难。

今天我们的自我是建立在我们的权利,荣誉,财富,名声之上的。这个东西有它的局限,它们是我们虚荣、焦虑、患得患失的源头。所以我在想我们能不能发现无我的力量。越大的组织,靠自我的心去领导就越容易心力交瘁。

最近我因为机缘的关系喝了些老的茅台和老茶,还闻了奇楠,发现了好的玉,看到了很多好的字画……从中我发现了一个道理,好的东西有个特点,就是温润而厚重。

以前我不喜欢喝茅台,因为觉得特别辣,但至从我喝到30年前的茅台的时候,我发现他并不辣,入口是绵柔的,回味是甘的,中间富于变化。你喝百年老茶的时候他入口是温润的,但回味无穷,很有层次感。你看到油画中高级的色彩,你会沉浸其中,百看不厌。老的家具是没有火气的,既耐看又耐人寻味。你遇到好的人,你会如沐春风,跟他们交流你会发现极其渊博又颇具哲学高度。

所以从中你发现了好的茶、好的酒、好的玉、好的人、好的音乐、好的画,他们背后还有共通的地方那就是温润和厚重。

什么是温,没有火气就是温,容易接近是温,什么是厚?富于变化,回味无穷是厚,对于一个人,如果能够承载,能够成全别人就是厚,所以儒家经常说厚德载物。

当我在西班牙博物馆里面看大师的作品的时候,朋友点评说这个画家在现场作画的状态是非常松的,并不拘谨,作品本身是活的,是灵动的。当我们听到最美妙的古琴的声音的时候他是松而透的,我们做管理能不能追求这种境界,能不能追求松而透。

那为什么要松,因为你松了,下面的人才有空间,空气才会流动,公司才不凝重。

为什么要透,你透了,公司就极其简单,不要让对方去猜你的想法,以简单面对复杂。

一个简单的领导者,公司不会复杂;一个复杂的领导者,公司不会简单。

一个家庭要靠猜,这个家就离散不远了。一个组织要靠猜,那是组织最大的内耗,猜是这个组织。

02

发现无我的力量

你有多大的爱就能享受多大的幸福

我听樊登讲魏晋风华的时候,受触动非常大,就把这四个字给大家带过来了,就是放旷和雅量,朋友之间最好的情感就是放旷和雅量。

什么叫放旷?你没把他当外人,说白了,他的就是你的,叫放旷。你可以跟他奔放,可以跟他提要求,可以把他的东西据为己有。

你为什么敢这么做?因为你的内心是自由的,你是鲜活的,你是重视感情的,你跟他不见外。

那他怎么反应呢?他用雅量来回应你,他的就是你的。他在给予当中,看到你幸福当中,他找到了一种满足感,这是两个最好的兄弟,所以雅量就是没什么不可以给,没什么不可以失去。这背后也是无我的一种力量。

我有一个两岁的女儿,我大部分的幸福感是从她身上得到的,所以我在反思,我为什么商业上做了那么多交易并没有得到幸福感?为什么给我爸妈淘宝买东西的时候我觉得很幸福?为什么逗我女儿开心笑的时候我觉得很幸福,但是在交易当中我没找到幸福感,因为我不爱他们,这就是个Deal,所以这件事对我有很大的触动,你有多大的爱就能享受多大的幸福,如果你还没有爱的能力,你就不可能享受那么大的福报。

因为幸福来自于你跟它之间的共情,交易当中没有爱,交易当中是冷冰冰的合同,所以你跟你的亲人之间容易产生幸福感,那能不能跟兄弟之间产生幸福感,能不能跟你的同事之间产生幸福感,能不能跟客户之间产生幸福感,这需要我们心中有爱,成全别人的爱。

我们花了很多时间去赚钱,今天我倒想提醒大家,我们能不能花钱去买时间,因为我们也要让对方付出时间而赚钱嘛。我们每个人都有一张船票,哪怕你趴在桌子上睡着了,到了时间你也会下船的。当然你也可以在船上看的兴趣盎然,看我们怎么选择,所以能用钱去买的时间,都把它买来,但时间又不解决问题。

很多人一大把的时间,他并没有创造丰富的人生体验,宁愿用很多平庸的时间,堆出一个不一样的瞬间。

自我是一种体验,无我也是一种体验,来的更加浩瀚。

03

要勇于跨界

能够让你顿悟的东西大部分是跨界学来的

再跟大家分享一下就是,我最近接触了很多跨行的人,我有一个感触就是让你顿悟的东西,往往不是在你的行业里学到的,能够让你顿悟的东西大部分是跨界学来的,因为跨界学来的东西,你才能够真正发现背后真正定性的东西,看似不一样,其实道理是一样的。

所以全神贯注的去做一件艺术品,你就是工匠,你处在心流的状态是完美的,你创造出了艺术品,那是一个独一无二的东西,你把这背后的规律找出来了,分享给你的学生们,带了一批工匠出来,你就是大师,但是你想成为大家,你不能只懂你的那个行业,你要跨界去学习,找到大师背后底层的原理你才有机会成为大家,反过来对于你的专业有极大的触动,所以我建议大家多花一点时间去跨界去得到一些信息的触动,会带给你的团队完全不一样的信息和启发。

我也听过人讲庄子,也去见过很多寺庙的方丈,就像今天我在这里讲无我一样的,大家也不要太认真,讲庄子的自己未必是自在的,讲佛学的自己也未必放下了,讲儒家的可能也不够仁爱,自我又是那么的狡猾绝不是讲讲无我,我就无我了。

自我是藏在我们的根子里的这个东西是要去修的。所以看一个人活出什么状态,而不是要听他讲的什么状态,讲的价值观是他讲给别人,希望别人做的价值观,不是他自己的价值观,读完《心经》我就知道了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是我的,也没有什么不是我的。

当你这样想的时候你就会发现,无我就容易成立了,因为一切都在聚合离散当中。

没有什么会成为那个永恒,我们把它定义成永恒是为了让我们自己嗨一会儿,那就能嗨一会儿是一会儿,那为什么要用无我的状态,因为时候你就容易看到真相,真相最大的蒙蔽是因为自我,因为我要比你优先,我要控制、我不能失去、我要富有、我要长寿、我要光宗耀祖,都是自我,所以这个时候我们容易看不到这个世界的真相,看不到对方,我们只看到了我们自己,无我状态的时候很多方法就会自己冒出来,因为是心的力量,接到了外界的能量,就心生万法。

无我的时候你就没有那么多的恐惧了,我们焦虑大部分是因为怕失去,我们这个自我的“杆”上挂了很多的东西,这个杆上挂了财富、挂了荣誉、挂了我们的野心,我们能不能把这个“杆”也拿掉,那个时候的支撑在哪里?“杆”拿掉之后还剩什么?剩下的是浩瀚。

自我跟自我之间是个博弈的关系,自我跟无我之间是个和谐的关系,当你用无我的心态就很容易承载那个自我,而且承载的时候你很舒服,而不是被剥夺的痛苦。当你无我之后才更容易产生爱,幸福感也会油然而生,尽管你不再依赖他。

今天我们生在一个非常好的时代,借用黄勇的话说:越大的组织越要反熵增,党就是最大的组织,全世界范围没有比这再大的组织了,对吧,所以党在反熵增这个问题上的做法我觉得是极致的,科技和工具的利用也提供了巨大的支持,13亿人民的团结有序是压倒一切的。

有感于这个时代所以对于我们来讲,今天我们想办法创造能够带来精神愉悦的物质,5G也好、IOT也好等等,这些都在满足我们的功能,在这之外能不能带来精神的愉悦,我们今天不再是简单追求有和没有的关系了,我们今天会有更高的美学标准,会有更高的精神诉求,就像宋瓷一样,追求他内在的本质,本质之外的花里胡哨的都是噪音。

所以在做产品的时候我们能不能想想,这个东西能不能带来精神的愉悦而不是简单的功能。

精神上的愉悦是无尽想象的。反过来我们所有的愉悦,所有的安全感和幸福感,都挂在那个自我之上,我们能不能修炼出不再依赖物质的精神,不再依赖财富、荣誉、权利的自由,如果我们能修炼出这种精神状态我们就留给了这个时代东西,我们就就留给了后代东西,就像今天我们还在羡慕魏晋风华一样,并不是他们留给我们留下了什么物质,是他们的那种人文的精神状态让我们羡慕,所以今天我们这些人能不能活的前不羡慕古人后不羡慕来者。

能不能活出属于我们这个时代的意义,取决于我们自己。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