拼多多遭围攻,美团打折上市,腾讯开放的半条命成功了吗?
2018-08-10 07:11:09
  • 0
  • 0
  • 0

文/一哥

最近,王兴的日子可能不太好过。

2018年7月9日,小米公司先于美团一步在香港完成上市,虽然相较于2017年顶峰时期的2000亿美金估值,做人“厚道”的雷军已经是打了2.5折,为上涨留出了空间,但最终还是惨遭破发。

虽然此后雷军放下了让小米投资者赚一倍的豪言,后又启动护盘资金让小米的股价上涨了近30%,但很快随着:小米推荐P2P暴雷事件的发酵,股价又再度应声而落,回归到了最初的17块位置。

要知道,雷军是比王兴大10岁的老牌企业家,在北京坐拥中国创投界的半壁江山;其次,小米也是曾经一度问鼎中国智能手机行业NO.1的公司,整体企业的方向专注,价值链紧实,但雷军和小米都尚且如此,在当今资本环境如此紧张的情况下,美团的境地自然也好不到哪里去。

2018年7月,据腾讯科技报道,美团估值区间已经从原来预期600亿美金,下调至投前350-400亿美金。

此次下调幅度达到了原市场估值的40%,显然,王兴也给投资者留出了不小的“空间”。而对于这个消息,美团的回应是:不予置评。

一上来估值就打了4折,美团上市之路的坎坷足见一斑,但事实证明这一切只是一个开始。

2018年8月8日,界面新闻发布文章《上市前夜,美团变形》称:

“在紧张上市的关口,美团的一些业务明显动作变形:在起家业务外卖市场,美团用一些激进的手段来做高利润,抢占市场份额;新业务上,美团靠补贴起来的打车业务并没有足够坚固,“天价”收购摩拜让美团现金流吃紧,即使拿到牌照,新城市的业务也无法展开,美团打车陷入两难。“

美团商家王成告诉界面新闻记者,因为和美团的协议已经在2018年6月到期,现在美团的商务拓展BD在给商家过来续约时,突然提出必须签独家排他协议,只能用美团外卖、不能接入饿了么和百度外卖。

如果不签署独家协议,平台抽成比例会从16%提高到21%。且由于夏季运力的问题,会将配送范围缩小,配送范围为现在周围2.5公里,众包配送团队最大给送到4公里范围。

同样的事情还发生在广东东莞和肇庆,都属于美团市场份额比较强势的区域。这些被逼签独家协议的店有个共同特点:月单量在500单以下、以新开门店为主。

此举引发了商户的强烈反弹,但似乎又投诉无门,而一份从美团内部流出的文件,又让更多的商户相信,此次针对美团商户的“要么独家,要么提点”的做法是有组织有预谋的美团官方行为。

最终,四处投诉无门的商家只能联合抗争,界面记者走访的江苏宜兴、上海高桥等部分商家联合署名签署了抵抗协议,表示想脱离美团,并按上了红手印。

类似情况还出现在了西安、广州、深圳、昆明等地。

而且据界面新闻报道,出问题还不光是外卖业务,还有美团新主打的专车业务。

据美团招股书显示,2017年美团网约车司机成本为2.93亿人民币。2017年美团打车仅开通南京一城,仅10个月(2月14日开通)网约车司机成本就烧掉近3亿。

此后,在南京之外,美团还进入了上海上市,从起官方公布的数据来看:其进入上海首日完成15万订单量,第一周累积服务乘客超220万。若按照按照每单补贴30元计算,仅一周时间就花掉了6600万元补贴司机和乘客。

7月5日,据蓝鲸TMT报道,据一位接近美团的投资人透露,“获客成本居高不下、用户留存率、转化率不高、难以持续增长,让美团打车深陷泥潭,美团不得不每月亏损5000万美金,才能勉强维持南京、上海两成的市场份额,无暇顾及其他。”美团对此报道回应不实,但也没有提供准确数字。

从界面新闻的详细报道总体来看,对摩拜的收购看似补全了美团的出行场景,实际上是造成了美团现金流吃紧,在缺乏足够资金支持之下,美团打车业务也随之陷入泥潭,既无力开辟新的城市战场,既有的战场也随着高额补贴的停止而造成消费者与司机资源的双向流失。

总体来看,美团在缺乏一个盈利能力足够强的利基市场的背景下,又四处开战引发的恶果正在一一显现,而其为了上市输血,在上市前夕所做的一系列提升自身利润,压榨商户的操作,又让它陷入了用户端“增长乏力”与商家端“不得人心”的两难境地。

美团处于已经多轮融资,烧钱又没有止损的背景之下,显然,上市圈钱是唯一的生路,但在如今整个经济环境都极端恶劣的状态之下,美团能否守住350亿美金的市值底线就已经不得而知。

虽然我们并不知道王兴会以何种姿态来应对这样的窘境,但如果易地而处的话,把一哥我自己想象成王兴的话,显然当下会是一个让人头疼的局面。

01

最近和美团一样头疼的还有陷入“假货门”的拼多多。

虽然比美团幸运:拼多多已经于7月26日以社交电商第一股的姿态顺利登陆美国纳斯达克了,但拼多多掀起的风浪却没有因为上市而停止。

随着拼多多上市的信息在媒体上刷屏,公众对拼多多的关注也开始密集增多,大家凑近一看才发现,拼多多上面有的是:标价9.9元的进口奶粉,、小米新品、老于妈、粤利粤、雷碧、康帅傅、娃娃哈、大白免……频繁的假货、山寨、劣质商品曝光让刚刚上市的社交电商平台拼多多成为舆论焦点。

7月28日,中国知名品牌创维集团旗下RGB电子公司发布严正声明,要求拼多多停止售假,紧接着知名品牌康佳也加入“声讨”队伍,要求拼多多停止售卖:含康佳新款、KONKIA康佳小王子、KONGIKA康佳智能等在内的假冒/侵权商品。

8月1日,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要求上海市工商约谈拼多多,要求拼多多平台经营者严格履行主体责任,加强对入驻平台经营者及商品的管理和审核,积极配合各地各级市场监管部门检查,维护公平竞争秩序。

拼多多上市后的一周,因假货引发的纠纷问题不断,前有商户上门闹事维权,后有媒体争议,品牌维权,监管介入……可以说是负面风波不断,而伴随着负面效应的扩散,拼多多的股价也是呈连跌趋势,创下了5天连跌27%的纪录。

紧接着又因为股价的变动,拼多多屋漏又逢连夜雨……含美国罗森律师事务所(Rosen Law Firm)在内的6家律师事务所联盟宣布,将代表拼多多的投资者对拼多多提出集体诉讼,以对潜在的证券索赔进行调查。

而从目前的态势来看,这场围绕“拼多多”假货的风波还远远没有结束,随着事件效应的扩散越来越多的品牌商家正在通过法律途径向拼多多维权,而近日京东,苏宁,支付宝等平台也在快速推出“拼团“玩法试图分食拼多多已经占据的消费者市场,对于拼多多而言,当下的局势不容乐观。

虽然我们并不知道比王兴还年轻的黄峥会以何种姿态来应对这样的窘境,但如果易地而处的话,把一哥我自己想象成黄峥的话,显然当下会是一个让人头疼的局面。

02

好啦,前面铺垫了这么多,事实上,一哥今天写这个文章并不是为了罗列一遍美团及拼多多正在面临的窘境,为两家公司找不自在,而是为了讨论一件影响互联网江湖格局的大事:腾讯开放战略的成败。

此前腾讯的开放战略,提出将:半条命交给合作伙伴的战略实际上对于整个互联网江湖而言实际上影响深远。腾讯通过自己付出流量+部分现金的方式,来通过投资换取从创业公司的成长上获取收益的模式颇受关注。

之前不乏有人喊出微信就是移动互联网的口号,认为:创业公司通过获取腾讯投资的方法在微信生态中就可以获取流量与背书是一种非常良性的双生模式,当然亦有人认为这是腾讯占据了微信生态这个最大的移动入口以后,通过投资的方式变相向创业公司收取“创业税”的过程。

将自己的半条命交到合作对方手上这个说法,确实非常谦卑,也非常符合腾讯风格。腾讯为了区别阿里对业务的赋能和把控,腾讯甚至不愿意用“赋能”这样的词,觉得太“强势”。

最近一个月,拿了腾讯半条命的队友们(美团&拼多多)纷纷向IPO发起了冲击,这是对半条命战略的初次也是终极考验,但结果却没有腾讯想象的那么美丽。

一个在上市后受千夫所指,一个上市前引发行业公愤——这些,显然不是好好先生腾讯想要看到的场面。

究其原因,腾讯只是一家游戏&社交公司,并不能在电商或是新零售领域给到合作伙伴实际的支持。而所谓的温柔不强控,又让黄峥和王兴这两位江湖气息浓重的搅局者乐的借用腾讯的背书却毫无牵制,导致了放任两者对资源进行过度的开发,最终形成资源的滥用与错配,继而引发了巨大的社会及行业争议。

此前摩拜单车卖身前夜,江湖上所有的人都知道背后金主是腾讯,但猜测的焦点是腾讯究竟会把这个资产放入手上哪个干儿子手中,究竟是主做大交通的滴滴还是做本地生活的美团,最终答案揭晓,腾讯将摩拜放入美团用以扶助美团上市。随即江湖上就有人提出命题:腾讯为何养狼不养猪?

确实相比于气质儒雅的程维,王兴则显得江湖气太重,而且此前又有先被阿里投资又反出阿里阵营的个人前科,而且相比于滴滴的专注而言,美团在没有现金流来源的情况下还不断扩大战场继而造成严重的财务问题,显然无论从个人还是公司的角度来看,选择王兴与美团都意味着更大的风险性,因而圈内以狼喻之,认为腾讯做了一笔危险的交易。

而沿着这个角度往下看,你会发现:拼多多与美团在“狼”这个方向上具有惊人的相似性:

1)都是借用了腾讯的资源(钱、流量),虽然表面腾讯是弱控制,但实际给予的扶植有限,而且无论是电商还是落地服务的O2O,都不是腾讯之所长。

2)两者都有着明显的亏损,但希望通过简单的模式复制,获取新用户数形成聚合效应拓展更多边界,利用互联网降低成本最后形成盈利——用这样的可能的方式,给二级市场说出一个美好但不确定的未来。

3)从当下情况看,提供的服务都遭遇了严重的品质危机并且四处树敌,对B端(商家)和C端(用户和骑手)的把控都出现了巨大问题。

4)在仓促之间上市,受到更多关注,暴露更多问题。转眼之间,腾讯的两个亲儿子同时成为了众矢之的。

从目前的客观事实来看:腾讯“半条命”开放战略的首场演习,基本上算是演砸了。

日后,如果腾讯回首往事,会不会为当时做下的“选狼不选猪”的决定而感到后悔呢?我们不得而知。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