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艺术开创扶贫“新范式”,《和平精英》如何深入产业扶贫?
2020-05-28 22:07:03
  • 0
  • 0
  • 0

游戏作为第九艺术,集合电影音乐美术等诸多艺术形式,不单单在于其本身的娱乐属性,更在于其积极、正向的价值观传递。比如,游戏扶贫。

这两年线上直播带货火热,也为实现今年决胜脱贫攻坚的目标提供了一些新的思路。各地的县长、市长们,开始化身主播,走到田间地头,通过直播带货的方式,帮助农民带货脱贫。

直播能扶贫,那么游戏呢?腾讯游戏光子工作室群最近与对重庆市彭水苗族土家族自治县展开扶贫专场直播以及《和平精英》数字化内容产业共建给出了答案。

01

从直播带货到游戏带货,解锁数字内容扶贫“新姿势”

5月8号,腾讯光子工作室和新华社联合,在快手搞了一场对重庆彭水苗族土家族自治县(以下简称:彭水)开展的扶贫直播,截至第二点晚上8点,该场直播累积观看总人次超过5000万,累积有超过2000万人为活动点赞。

与此同时,“京东彭水扶贫馆”中特产热销前十商品中,彭水扶贫农产品就占了七席。直播带货扶贫效果显著。

如果只是直播带货扶贫,这场活动其实并不算特别引人注目,毕竟直播带货现在这么火, 直播扶贫助农的形式也不新鲜。这场活动之所以引起倪叔的注意,是因为光子工作室在与彭水的扶贫项目中,有一些不一样的东西:游戏带货。

去年12月,腾讯光子(重庆)创新研发基地项目正式签约落户重庆,经中央外办协调,腾讯《和平精英》将持续为重庆市彭水县做对口扶贫。

在具体的实施上 ,光子工作室以《和平精英》这一国民级手游为线上阵地,通过线上数字内容与直播带货、文创等融合,以游戏产业生态赋能彭水地方产业实体,试图探索出一条数字内容扶贫的新路径。

一方面通过《和平精英》这一自带规模流量池的游戏IP,以线上引流的方式帮助彭水地区农产品向上流通,另一方面,以数字内容为触达,赋能当地旅游、零售等实体产业。

比如,以《和平精英》为承载,通过“游产联动”(游戏+产业),以消费扶贫,为当地农特产品提高附加值、增加曝光度,通过多渠道、多形式引导用户购买,助力产品销售。

同时,《和平精英》把彭水当地地特色建筑、服装等文化元素植入游戏内容内,通过展示苗族特色的传统文化风貌,提升彭水本地旅游产业影响力,以及关注度。

在倪叔看来,游戏带货扶贫的本质,是数字内容对于产业赋能的一种探索,同时也是游戏产业对于扶贫价值的深度发掘,这样的探索可能会给数字产业与实体产业融合发展带来一些新的思路。就《和平精英》与彭水地方产也的融合来看,起码在扶贫这条路线上是走的通的。

从直播带货的角度来看,带货直播最重要因素是什么?是规模流量,是议价能力,是背后的供应体系。从这个意义上来讲,只要符合核心的要素,直播或者游戏,都只是一个形式。

相较而言两者也颇有相似之处,直播强调氛围,货好、价格公道、气氛烘托到了,发生转化自然而然。游戏则有很强的沉浸感,本身气氛就很浓郁,只是需要一个恰当的引导方式,同样容易发生转化。

游戏带货与直播带货最大的不同之处在与,前者是线上对线下的赋能,而后者则是以解决供给过剩为导向的从供应端到C端的让利。即,后者需要更多考虑市场秩序,比如价格底线、品牌保护等,前者则更多注重公益属性,帮助农产品打开上行通道。

在游戏带货扶贫方面,未来也可以尝试融入游戏玩法中去,比如通过完成帮扶任务解锁限定道具等方式,带动数字内容消费扶贫。

从直播带货,到游戏带货,数字内容扶贫似乎进入到了一个“新领域”。《和平精英》与彭水地方产业的融合,验证了以平台的线上流量和行业生态为势能,以消费扶贫为触点,帮助当地农村品销售,农民脱贫的可能性。

乐观的来看,数字内容+产业赋能之下,这种游戏带货的线上线下联动,将会形成一个完整的文旅扶贫体系。光子工作室与彭水游戏+产业扶贫,可以形成文旅创新扶贫的长效机制,开创数字内容产业扶贫新模式。

游戏之所以被称为第九艺术,不单单是因为它是一种音乐、美术等艺术形式的新载体,在在于其背后价值观内核的传递。

倪叔觉得,以线下文旅为产业触达,数字内容扶贫的创新对整个数字内容行业来说,都是一个可以参考的范本,透过扶贫公益本身来看,这不仅仅是对彭水地方产业的一次赋能。

对于数量更大的C端游戏玩家来说,这其实也是一种正向价值观的传递,网络中的游戏玩家可能拥有任何身份,这样的正向引导能够使得更多的人参与到扶贫、参与到公益中去,使得第九艺术的背后的深层价值得以释放。

02

企业价值观的“升维”:科技向善愿景下的社会型企业

一个企业的成功,不应只是商业的成功,也应该是社会型企业的成功。比如苹果、谷歌、腾讯,在企业获得商业的成功之后,开始寻求企业自身的价值追求。对腾讯来说,也许其社会意义的成功在于,使得“科技向善”成为一种普世价值认同的价值观。

游戏扶贫创新的背后,本质上是一个企业社会价值的具象化,腾讯“科技向善”愿景下,光子工作室拓展了游戏行业实现社会价值的新维度:游戏在娱乐属性之外,又多了一层社会价值属性。

弗洛伊德曾经提出“本我、自我与超我”为内核的心理动力论,倪叔认为,实际上对应企业不同的发展阶段,企业也有“自我、本我、和超我”的企业人格演进阶段。

具体来说,在企业的“本我”阶段,企业扩大生存空间的需求迫切,一般此阶段创业型企业比较多,一般需要通过持续融资来获取更多生存空间。企业的“自我”人格,则要求企业实现商业的盈利以回报初始资本的投入。而企业的“超我”人格阶段,则是“社会型企业”。

也就是说,一个具有“超我人格”的企业在实现商业意义上的成功之后,开始更多的去寻求社会意义上的成功。

正如腾讯公司副总裁、腾讯西南地区总经理蔡光忠所言:“腾讯将利用自身在科技、互联网+ 等领域的优势,帮助彭水脱贫攻坚,这项工作具有时代意义。这是一次创新扶贫的全新尝试,也是腾讯‘科技向善’使命愿景的践行。”

从企业人格的角度来看,以《和平精英》与彭水地方产业的融合,深入结合互联网+领域的优势助力扶贫,也是游戏光子工作室“超我”型企业人格(社会型企业)的具象化。

以游戏这一第九艺术为触达,光子工作室得以不断引导行业以及游戏玩家们的正向价值观,在产业扶贫落地的同时,号召更多的人参与到消费扶贫中去,以正向价值引导“与光同行”,为决胜“全面脱贫”,贡献出自己的力量。

游戏作为第九艺术是文学、音乐、美术、电影等艺术的集合体。当游戏作为艺术载体的正向价值不断释放,正如文学、电影、音乐对于社会进步的促进一样,游戏同样能够以精神内核推动当下社会的进步。

腾讯游戏光子工作室与彭水当地的“数字产业扶贫”创新,就是最好的例证。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